付费用户破百万!“美国版微信公众号”竟然这么颠覆?

当绝大多数人还仅仅将“邮件”作为通讯工具,

这个项目却将邮件做成了付费内容的订阅平台;

当微信公众号的变现方式还停留在打赏、带货时,

这个“美国版微信公众号”却建立起月付、年付形式,

估值6.5亿美元、并成长为硅谷的准独角兽!

那么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平台呢?

付费订阅用户一年翻3倍,突破100万!

这个2017年上线平台叫做 Substack,原本不温不火,疫情期间却迎来爆发式增长。不仅吸引了不少知名记者离开供职多年的媒体转投 Substack,还有一大批学者、作家、艺术家纷纷入驻。

去年12月,Substack 的付费订阅用户只有25万。不久前,官方宣布该数字突破了100万,一年翻了三倍!今年 3 月,Substack 还完成了B轮6500万美元融资,估值高达 6.5 亿美元

然而 Substack 的功能却很简单,任何人都能在上面创作文章,制作付费内容,并以邮件的形式发送给订阅用户。但在这个“遍地”都是免费内容的互联网平台,用户为什么还愿意为Substack 买单呢?

在 Substack 上创作内容,具有定制感

与微信公众号仅允许用户为单篇文章付费或打赏不同,Substack 主张以月付费或年付费的形式,让用户为创作者在未来某一阶段内创作的一系列内容买单。5美元是订阅费的起步价,具体价格视作者而定。

Substack 创始人 Chris Best 表示:“在 Substack 上创作内容,具有定制感。”这种定制感体现在他们与创作者达成了一种新型关系。双方能更直接地互动,用户甚至可以参与内容共创,而互联网的内容消费,就在这种密集直接的互动中慢慢发生转变。

从“机构做什么,我们看什么”,到现在的“算法推荐什么,我们看什么”,而未来可能是“我想看什么,创作者就去做什么”。

因此在用户心中,更突出的是创作者个人品牌,而非平台品牌。用户为内容付费的逻辑不再是成为某个平台的会员,而是为个人品牌买单,购买其提供的内容产品。Substack 就成为了这个创作者孵化个人内容品牌的绝佳基地。

这是对互联网创作经济的颠覆?

目前在 Substack 上订阅量前十的付费栏目,合并起来的年收入高达 2000 万美元有 50 万用户至少付费订阅了一个专栏。

在Google上,“substack”的搜索量在过去两年中增长了 1900%,仅在过去一年中就增加了 500%

Chris Best 说,传统的基于广告驱动的注意力经济会造成一种不良竞争,人们更多会围绕算法创造出吸引眼球的内容,而不是创作他们认为最优质的内容。这是 Substack 想要改变的

邮件订阅的核心机制在于人工推荐。每封邮件发送前,都经历了人工的信息搜集和信息过滤。写邮件的人在聚合信息的同时,还会附上自己对信息的分析和看法。因此邮件订阅模式也被巨头们当作是算法推荐之外,对内容分发系统的优化。

Chris Best 强调:“如今,创作者可以利用真正的互联网力量,实现与受众的直接联系,通过对激励机制的改变,降低注意力经济的负面影响。”

在工作方式越来越多元化的今天,供职于某家公司早已不是唯一选择,探索远程/混合工作模式、或是经营个人内容品牌,甚至成为了疫情之中我们被馈赠的“意外礼物”,只要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我们都有理由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而从行业而言,互联网经济的力量仍在被发掘,收集、整合、分析信息,以及精进算法的“车轮”也仍在滚滚向前,同时也昭示着无限可能,等待我们去发现、去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