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年”硅谷难再加速,科技新生代都去哪了?

早在你我还没走出国门的时候,

就知道硅谷是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业的王国,

是引领世界高新技术迅猛发展的摇篮,

更是无数致力大厂的小伙伴梦寐以求的地方。

然而,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这些年再难有对全球产生深远影响的创新型公司出现在这里,难道步入“中年”的硅谷再难繁荣了?

繁荣景象渐渐离硅谷而去

从七八十年代的Microsoft、Intel、Apple,九十年代的Google、Amazon、Yahoo,20世纪初的Facebook、Tesla到2010年前后的Airbnb、Uber、Pinterest,时间似乎被按下暂停键,直到将近2022年的今天,仍没有再出现颠覆世界目光的创新公司。几年前,Pinterest成立5年估值超116亿、Airbnb成立5年估值超250亿、Lyft成立3年估值破50亿这样的爆炸型数字一个接着一个,然而也似乎就从那时起,这般繁荣的景象便离硅谷而去了。

图源:CNBC

随着硅谷新增创业公司的数量下降,最近两年新增创业公司数量更是重新回到了2000年的水平线下,硅谷的风险投资占全美比重也呈下降趋势,曾经的“创新领头羊”不得不开始大量复制外来模式、试图弯道超车。

图源:Crunchbase全球独角兽估值榜单

 

从Crunchbase全球独角兽估值榜单Top10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2015年(左图)硅谷公司在前十名中占据6席——Uber、Airbnb、Palantir、Snapchat、Pinterest、Dropbox,而到了今年(右图),估值前20名的公司中,总部位于硅谷的只有Stripe、Instacart、Databricks、Chime4家企业

巨头的扩张+人才的出走

细细究其背后的原因,我们不难发现,以苹果、亚马逊、Google、Facebook、为代表的头部科技公司不约而同走的是“先收购、再包抄”的路线,小型企业纷纷被“吞噬”,巨头们在巩固主导地位的同时,再不断在新领域“生发枝丫”,从而完成压制性的扩张。以Apple为例,《华盛顿邮报》用数据客观展示了其在消费硬件主业务线上27次的收购,以及在其他业务领域的96次收购。

图源:《华盛顿邮报》

长此以往竖起的“高高巨墙”,留给创业者的空间越来越小,再难出现争相创新的生态也就可以理解了。

加之硅谷节节攀升的创业成本也让很多创业者望而却步,上个月Joint Venture刚结束一项对硅谷人才吸引力的调查,有56%的人表示考虑会在未来几年内离开硅谷,高昂的生活成本成为了主要推动因素。

图源:Silicon Valley Poll 2021

 

我们的“硅谷梦”仍在继续

即便如此,硅谷仍然是世界科技的中心这一点毋庸置疑,当最多的科技企业、最顶尖的风投机构和最优秀的人才聚集到一起,我们仍有理由期待技术奇点的到来。

图源:Daxx

如今,硅谷科技公司员工的平均年薪中位数已经超过12万美元,公司的福利待遇足以让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即使在资本角逐下改变世界变得越来越难,但依然无法阻挡求职者对这里的向往。而随着Apple、Amazon、Microsoft等企业为节约成本,纷纷将新增办公室和招聘重心放在了成本更低的地区,这也让就业者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