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开庭嫌犯拒认罪!这两个线索可能成为找到章莹颖的关键


章莹颖这三个字,过去20几天一直牵动着无数留美学生和广大华人的心。

从6月9号在UIUC校园失踪,到6月30号FBI公布逮捕嫌犯,我们等了整整21天,换来的却是官方冰冷的推断“相信章莹颖已经遇害”。而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是在完全没有找到章莹颖任何踪迹的情况下做出的结论。这种结论当然也无法让章莹颖的家人满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是受害者家属再合理不过的要求。

自从抓到嫌犯克里斯滕森(Christensen),大家的希望自然又聚焦到执法人员能早日通过审讯从嫌犯口里得到章莹颖的下落。

美国当地时间今天上午10点,克里斯滕森第一次在联邦法庭出庭。法庭内外聚集了大量中国留学生和当地华人,他们不仅排队进入法庭旁听,也在法庭外举着要求为章莹颖伸张正义的标语。留学生和华人社区的团结是督促法庭和办案人员全力以赴,分配最优资源的舆论压力。








大量留学生和华人在法庭内外要求为章莹颖伸张正义


然而令人愤怒的是,克里斯滕森在第一次庭审中一言不发,并且拒绝认罪,闭口不提章莹颖的下落!


嫌犯克里斯滕森坐警车抵达法院


有媒体猜测,克里斯滕森以及他的律师可能正在跟检方就认罪协议讨价还价(Plea Deal),以供出章莹颖的下落来换取轻罪指控。

认罪协议是指在法院开庭审理之前,作为控诉方的检察官和代表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进行协商,以检察官撤销指控、降格指控,或者要求法官从轻判罚为条件,来换取被告人的有罪答辩,进而达成双方均可接受的协议。这种交易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

据了解,在UIUC所在的伊利诺伊州已经废除死刑,所以嫌犯最高也就只能判无期徒刑。如果再达成认罪协议从轻判罚,难道这样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只关个十几二十年就放出来?

而且如果从嫌犯的及其律师的角度来看,如果最终无法找到章莹颖的下落,这个案子能否成案都会有问题,也就不存在什么认罪协议的事情了。这点从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庭审后对记者强调“他以前从没有过犯罪记录”,而且让大家“对任何结果都要持有开放的态度”的讲话可见一斑。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对媒体发言


所以此案的关键是尽快找到章莹颖的下落,而想从嫌犯口里拿到这些信息恐怕是有点与虎谋皮了。在地广人稀的美国玉米地大农村,发动群众也比较困难。检方所能倚重的恐怕最主要就是技术手段了。

了解整个案子进展的可能知道,6月9号到16号之间是嫌犯杀人抛尸的最有可能的时间,16号以后嫌犯就受到了全面监听和监视,不再有机会做这些事情。尤其是9号到12号这3天,警方甚至还没有锁定作案车辆,当然也就根本没怀疑到克里斯滕森,他是完全有时间和自由做任何事情的。克里斯滕森在这些天的行踪就成为了找到章莹颖的最关键线索。

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有两个方向是需要着重去查证的:

1. 嫌犯的手机GPS历史记录

如果嫌犯没有刻意去关掉这个功能的话,手机是会不停地记录你所到的各个地方。当然,手机通常只会记录有意义的地方,比如商场,学校,加油站等。但如果你在一个地方停留比较久,也会被记录下来。通过检查嫌犯9号到16号所到过的地方,刻意锁定一些大致区域来进行细致的搜索。

2. 整个地区手机服务商基站手机登记记录,尤其是9号到12号这3天

根据警方已公布的信息,克里斯滕森4月中的时候就开始在网上查询“如何实施一个完美的绑架案”等信息,也就是说他为了做此案是下过一番功夫去准备的。万一他了解到手机的这个功能并将其关闭,那就得依靠另外一个线索了。

了解手机通讯网络的可能听说过基站这个概念:手机之所以能够走到哪里打到哪里,是因为服务商把基站建的到处都是。手机每到一处都会先找到一个就近的基站先建立联系并登记,这个功能是手机通讯必须而且完全自动,用户无法关闭的。

通过了解那几天克里斯滕森的手机在哪些基站登记过,也可以了解他曾经到过的区域。当然,这个位置信息的精确度比手机GPS要差不少,可能还需要用到多个基站的信息进行三角定位,或者配合关键路口,加油站等场所的摄像头记录来进一步缩小搜索范围。

FBI或许早已经在查证这些线索了,但大范围的搜索查证显然是需要很大人力物力的。希望通过广大华人的参与和舆论压力,让办案方投入更多资源,早日替章莹颖伸张正义!

附:章莹颖绑架案全部关键时间点:

6月9号:章莹颖在去签房租的路上失踪。当天她的老师就报失踪案



FBI记录从监控视频显示,章莹颖下午1点56分,在去宿舍签约的路上曾经想招停一辆路过的公交,但是公交没有停而是继续开走了。下午2点的时候,嫌犯开着黑色Saturn Astra车路过章莹颖等车的地方,但是没有停,而是继续往前绕了一大圈,原路返回到章莹颖所在地点,2点零3分左右缓慢停在章莹颖旁边(嫌犯可能在观查合适的作案对象,并最终选择了章莹颖)。章莹颖在与嫌犯交谈了一会儿后,与2点04分登上嫌犯副驾驶的位置。

然后章莹颖就失联,直到当晚9点20左右,她的老师报告校警章莹颖失踪。

6月12号:校警在勘察校园监控视频时发现章莹颖最后是登上了一辆黑色Saturn Astra小车。

而此车在美国销量非常少,整个学校所在县只有18辆牌照注册在案。于是执法人员开始按照注册地址逐一登门造访。当晚8点10分就找到Brent Christensen在香槟校园附近的住址。在当天的询问中,Brent Christensen先开始谎称不记得9号2点到3点在干什么,后来又说在家打游戏了一天。执法人员搜查了车子但没有发现可疑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网友发现当天嫌犯妻子更新了脸书账号的头像,由原来的两个人的合照改为自己的单人照。而这是嫌犯妻子两年来唯一一次更新脸书。



6月14号:在监控视频上分析出作案车辆的新特征,并再次查看Brent Christensen的车,发现特征吻合

从监控视频发现作案车辆的副驾一侧轮廓盖有破损,而这与Brent Christensen的车高度吻合。于是执法人员当天从法院申请了搜查令。

6月15号:执法人员将Brent Christensen的车拖到警局彻查,并开始问询Brent Christensen和他的妻子

Brent Christensen当天放弃了律师保护,直接开始回答FBI问询。他承认9号当天的确搭载了一位亚洲女士,但是继续撒谎说后来女士很紧张要求下车,他就在几个街区之外的地方把她放下来了。

在问询Brent Christensen的同时,另外的警员开始问询他的妻子,并且征得她的同意带走了家里的电脑和电话。调查人员当天也取得了法院的电话搜查令,开始还原Brent Christensen电话上的记录和信息。在Brent Christensen的电话上,找到了他4月19号在网上查找绑架的行动方案等话题。而在嫌犯车上,调查人员发现副驾驶座位有过明显强力清洗的痕迹,符合作案后清洗作案残留的特点。

6月16号:从16号开始,执法人员开始不间断监听嫌犯的各种通信和活动

网友后来发现,嫌犯在这期间还多次参加中国留学生和华人社团举行的寻找失踪中国留学生章莹颖的校园游行





6月29号:执法人员录下了嫌犯谈到他是如何绑架章莹颖的录音,最终决定执行逮捕

在录音里,Brent Christensen提道他把章莹颖带到自己家里并拘禁。执法人员终于采取行动将他逮捕。但是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章莹颖的踪迹。根据各种迹象和嫌犯的录音,FBI认为章莹颖很可能已经遇害。




本文为蔓藤教育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

 

蔓藤教育MentorX

中国留学生身边的

美国职场导师

mentorx.n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