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视角 | 艾美仕咨询:川普要废除奥巴马医改是为何?

  • Nov. 17, 2016
  • |

川普成为美国总统,很有可能意味着奥巴马医改政策的终结。


早在竞选之初,特朗普公布过自己的七点医保改革计划,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求取消奥巴马医改




根据特朗普竞选网站上所言,他的改革计划旨在拓宽医疗保健的渠道,让更多人能负担得起医疗保险,并提高医保质量。


不过,在这里先插播一个小情况,川普在获得美国总统大选胜利之后,药品价格遭受打压的恐惧消退,欧洲的制药股票迎来上涨。在大选结束之前,特朗普的竞选对手希拉里曾反复强调要控制药品价格。大多数制药公司的股票上涨幅度已达到2%甚至超过了6%,其中包括国际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阿斯利康。

作为“奥观海”(奥巴马在中国网友中的外号)的重要政绩,2010年,奥巴马经历了一番与共和党人的斗智斗勇,其提出的《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下简称ACA)终于获得国会通过,理论上,ACA给把3200万没有保险的美国民众纳入医保体系。




在新法案下,美国医保覆盖率将从85%提升至95%,接近全民医保。据称,这一新法案的通过是美国“迈出的一大步”,被誉为继1965年美国老年人医疗保险法案后,美国医疗系统最重要的改革法案。


但经过了近6年时间,美国人民群众对奥巴马的医保制度堪称是“怨声载道”。

究竟ACA为何到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地步,空口无凭,最近美国医疗领域的重要基金会-——联邦基金发布了一项关于ACA的研究成果。

该基金会分析了“联邦医疗支出专家组调查”2006年至2015年发布的各项数据,对这10年期间的成本趋势进行了总结。

研究结果显示,虽然美国的员工保费缴纳额和保费的增长率近年来已经有所放缓,但是,医保的免赔额(即国内的起付线)也在继续增大,且其年增长率大幅超过了保费的增长;此外,家庭中位收入尽管最近有一定复苏迹象,但仍然落后于医保成本的增长。在这样的形势下,占美国大多数的中等收入家庭不得不继续将越来越多的家庭预算用于医疗保健。


如果参保人生活在拥有较少的医保计划和较低的中位收入地区,情况则会更加严峻。如果员工的医保免赔额高于其收入,他们将不能轻松得到所需的医疗服务;即使得到了相应的服务,医疗账单的金额也将很快超过他们的资产水平。
全民医保不是免费医疗
说起来,大家一般只知道奥巴马在美国实现了全民医保,但必须强调的是,美国的全民医保,并不是像欧洲国家那种看病不要钱的全民医保。

美国的所谓全民医保,依然是企业主和雇员共同负担的医保模式,同时在大的制度框架下,给予没有就业或者就业能力的弱者如儿童、残疾人、老人提供保护。

因为,ACA还是由商业保险公司主导的一种保险,最多是一种强制参加的医疗保险,当然,最有钱的人可以不去参加这样的保险,但多数必须参加全民医保。

平价医疗法案的制度下,禁止保险公司拒绝那些已经患有疾病的申请人。如今,不管是患有多小还是多致命的疾病,现在都可以参与投保;其次,孩子可以享受父母保险直到26岁;第四,可享受免费的预防医疗护理措施;在医改之前,保险公司和医保制度只支付看病和检查的费用,现在,他们将为参保人支付全方面的看护费用,确保病人的身体状况,而且如果病人短时间内再次回到医院,他们还会为此受到处罚。

稍微了解一下医疗保险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这样的一种要求下,如果不是国家全部买单,财政兜底,保险公司如果不想赔钱,参保者的保费肯定便宜不了。

与此同时,ACA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主要受益人是目前仍游离于医保体系之外的5000万低收入群体。

更重要的是,医改法案重新确定了政府、市场与民众间的利益与责任边界,使得原有的保险拥有者共同承担医保的改革成本。

改革的成本并非全由美国联邦财政负担,而是要让医疗生产商、高收入阶层和地方政府分摊改革成本。

医改目标是要将原有的85%医保覆盖面扩大至95%,接近全民医保,10年成本约计两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作为美国占最多数的中产阶级,他们要交更多的钱来替穷人或者弱者负担一部分保费。

原有的85%的医保拥有者为10%的新增医保受益者承担或多或少的成本。

因此,实施6年来,该法案令中产阶级和高收入阶层成为买单者,他们目前享有的医保水平出现下降,支付的保费却大幅上涨




上述改变带来的结果是老年人、多病者的保费被降低;年轻人、健康人群的保费被提高。根据美国前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美国行动论坛主席Douglas Holtz-Eakin的计算, 拿一位居住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的年轻男士为例,他每月支付的医疗保费将由原来的58美元,提高到175美元。


相比之下,年轻人深受保险公司欢迎,因为他们通常不会罹患大病,因此他们更有机会购买到最简单、较便宜的保险条款。

在ACA刚开始推出的几年,很多的年轻人甚至拒绝购买,宁可支付每年95美元的罚金。新的健保计划的年费用在1600到2000美元左右。对于在2014年未投保者,将被罚95美元;而进入2016年,未投保者将被罚700美元。未来,甚至打算把不交医保的人抓紧监狱里面坐牢。

按照ACA的发展方式,据美国国会的预算研究,未来可能增加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达1.6万亿美元。这些负担最终要转移到纳税人身上,尤其是中产阶级。作为纳税主体,他们未从奥巴马医改中获益,反要为少数人再掏一次腰包;而中小企业将被迫为其员工的医保费用埋单,而保险公司将不得拒绝任何人投保,它们也成为反对的主力。
富人补贴穷人,中产阶级抗不住

对这样“以中产阶级补贴穷人”的方式,众多国家都保持着高度的谨慎。例如,英国、法国都是以财政兜底的方式弥合这种差别,毕竟,中产阶级是一个国家最具活力,纳税最多的群体,不能给“夹心层”太多的负担。

其实,根据“联邦医疗支出专家组调查”显示,自从ACA颁布以来,许多有医保的美国人还会认为医疗保健成本太高,难以负担。

而医保负担的关键不是每月交多少钱,而是医保免赔额是多少。医疗保险免赔额是保险人为了限制保险标的的小额损失所引起的保险金索赔,要求被保险人自行承担部分。如果用国内的说法,就叫做医保起付线,或者所谓“门槛费”。

尽管如此,美国中产阶级的医保负担也是有着巨大的差别,毕竟美国地域广大,各州的差别也不小。影响差别的关键就是居民收入,以及免赔额的水平。

例如,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夏威夷州、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宾夕法尼亚州被认为是医保负担最轻的州。毫无疑问,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很富裕,家庭人均中位收入在美国名列前茅,因为,当地居民有能力支付更多的保费,这5个州的单人医保平均免赔额均低于全美平均水平。

夏威夷的情况很特殊,作为美国的边疆地区,享受特殊政策照顾,当地的员工低成本医保,源于其1974年颁布的要求雇主为员工提供医疗保险的强制法令。无论公司规模大小,雇主都必须向每周工作20小时以上的所有员工提供保险,且员工需要负担的医保成本不会超过其收入的1.5%。因此,夏威夷的雇主自主的医保计划中的员工成本-收入比为全美最低。而且该州只有44%的医保计划中含有免赔额。

相比之下,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密西西比州、俄克拉荷马州和德克萨斯州被誉为医保负担最重的5个州。

生活在这些负担重的州,通常医保计划都需要较高的免赔额,当地居民收入较低,而且虽然各州的总保费均低于或接近全国平均水平,但员工在单人和家庭的收入中医保费用支付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尤其是,密西西比州更是全美收入最低的州。




虽然ACA理论给予美国人民全民医保,但是,贫富差距不但没有被ACA填平,还被继续拉大了。毕竟,在ACA体制下,一家保险公司不能跨区域提供相同的医保计划,因此,各地的医保都由当地的筹资情况决定,越富裕的州,医保负担越小,医疗资源还更丰富;越贫穷的州,医保负担越大,医疗资源还更加匮乏。

起付线越来越高,医疗支付不降反增

突破不了免赔额(起付线),医疗费用就得自费负担,但是,尴尬的是,在美国,自2010年以来,尽管免赔额平均年增长率与ACA颁布前的5年相比有所放缓,但实际数字仍然很高。2010至2015年间,单人医保计划的免赔额年增长率为8.5%,而2006年至2010年间为9.5%。


免赔额在员工收入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2015年,单人医保和家庭医保的平均免赔额占全美家庭中位收入的4.2%,几乎是2006年2.3%的两倍。在该年,免赔额从马里兰州占中位收入的2.3%到密西西比州的5.7%。占比为5%或以上的州共有11个(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印第安那州、缅因州、蒙大拿州、新墨西哥州、北卡罗来纳州、南卡罗来纳州、田纳西州和德克萨斯州)。



当将保费缴款和免赔额相加时,2015年拥有雇主资助医疗保险的美国家庭平均潜在医疗成本负担为6,422美元,大大高于2006年的3531美元。这意味着2015年中等收入家庭将10.1%的收入用于医保和医疗,而10年前这一数字仅为6.5%。



在过去10年中,各州之间的医保差异逐渐扩大,导致家庭医疗成本负担的不平等加剧。 2006年,负担最重的5个州和负担最轻的5个州在保费缴款和免赔额占家庭中位收入比例的差异为3.7个百分点(8.6%vs. 4.9%)。




到2015年,这一差异已经扩大到5.7个百分点(13.2%vs. 7.5%)。2015年负担最重的州(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密西西比州、俄克拉荷马州和德克萨斯州)中,除了亚利桑那州,都位于美国东南部或南部。相反,负担最轻的州(夏威夷、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宾夕法尼亚州,以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则分散在全美各地。



尽管收入的持续增长将有助于减少中低收入家庭的医保负担;同时,医保计划本身的设计创新可以鼓励人们获得他们需要的医疗服务,但是,医疗保险市场保费增长的根本驱动力是潜在的医疗费用的增长速度,因此,放缓全系统的医疗支出增长,对减轻政府、企业和人民的医保负担至关重要。


即将担任总统的川普,已经计划废除此前运行的奥巴马医改,并要给予医疗健康行业自由的市场机制来推动改革。

川普已承诺通过修改“禁止跨州销售医疗保险的现行法规”来增加竞争;对那些提高安全、可靠和更廉价药品的药物提供方,移除进入自由市场的障碍;允许消费者获取从海外进口、安全可靠的药物能够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要求所有的医疗保健提供方在价格上透明。

川普还特别强调,他将允许个人从他们的报税表中扣除医疗保险费。他将通过团体赠款为医疗补助计划提供资金,联邦政府将给予州政府固定金额用于支付医疗补助计划,取代现有的更灵活的支出计划。

无论如何,ACA计划继续进行下去,需要再花掉更多的钱才行,美国民众用投票选出特朗普,目的就在于改变糟糕的现状。毕竟,无论是医疗总费用、人均医疗费用,还是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美国已居世界之首,并不断增长,但衡量卫生事业产出的国民健康指标却不尽如人意。美国人均寿命仅列世界第37位,婴儿死亡率高于所有其他发达国家。

转自智选堂


All comments(0)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