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审计诉讼案,普华永道面“生死之战”

  • Aug. 15, 2016
  • |

全球最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面临史上最大审计诉讼索赔55亿美元。目前正在佛罗里达州法庭开审的案件可谓“史无前例”。不仅仅金额创审计诉讼史上最高,更为特别的是,此案中普华永道是作为金融危机期间“被害”破产公司的审计被存在欺诈行为公司的破产受托人告上了法庭。如果判决成立,可能“引爆”一连串类似诉讼,不仅或将普华永道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整个审计行业也或将面临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诉讼不成立,此案件也或将深刻改变人们对审计角色的认识。


本案原告是Taylor, Bean & Whitaker(TBW)的破产受托人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被告是普华永道,曾担任已因金融危机倒闭的阿拉巴马州殖民银行(Colonial Bank)的审计。TBW破产前曾是美国前十大抵押贷款公司,也曾是美国政府赞助成立的政府国家抵押贷款协会(Ginnie Mae)的第五大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发行商。殖民银行为TBW提供了大量房屋抵押贷款供其进行证券化,是TBW最大的客户。


FDIC状告普华永道在担任殖民银行审计期间,未充分履行审计职责,未能发现殖民银行约10亿美元的资产实际上并不存在或已分文不值。虽然这实际上是TBW创始人Lee Farkas和殖民银行高管相互串通作案造成的结果,但原告认为作为殖民银行的审计,普华永道难辞其咎:直到金融危机将串通案暴露之前,普华永道在2002-2008年间,每年都为客户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实际上是对殖民银行财务状况“诚实度”背书。


但2009年殖民银行倒闭以后,让FDIC损失高达30亿美元。最终的欺诈是由监管的审计德勤发现的,而殖民银行的审计普华永道一直被“蒙在鼓里”。


如果该案件最终成立,普华永道可能需要付出55亿美元的高昂代价。此外,2017年还将在阿拉巴马和曼哈顿联邦法庭对普华永道的类似“失职”开审,如果三者叠加均对普华永道不利,对其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前安达信合伙人Jim Peterson曾专门写过一本分析“四大”承受诉讼损失的书,他在接受FT采访时说,损失在一定范围内,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们愿意牺牲现有和未来的收入“共度难关”,但一旦超过一定限度,他们就会做“鸟兽散”,这一限度估计在20-30亿美元之间。


换言之,普华永道目前面临的诉讼案,可能是其生死之战。


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在面对指控时,多数情况下希望“私了”,因为害怕某一致命判决让它们彻底“歇业”。金融危机期间多数涉及审计的案件都是通过“私了”结案。安永为雷曼向投资者支付了9900万美元,向纽约司法部支付1000万美元“罚款”;毕马威为Countrywide Bank倒闭支付了2400万美元的私了费;德勤为贝尔斯登支付了1990万美元等等。


而普华永道案件如果树立了先例,“四大”未来或也将面临类似困境。


不仅美国市场上对于会计事务所的做法发起了“攻势”,最近国内对于审计的“审视”也愈发严格。证监会最近就立案稽查了6家审计和评估机构。


证监会稽查部门近日决定对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银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辽宁元正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中和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正式启动立案调查的行政执法程序。此次“稽查”突出强化中介机构检查验证、专业把关的职责定位,真正为广大投资者提供足以信赖的投资决策信息,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要工作举措。


证监会指出,被“稽查”的审计和评估机构主要存在的问题集中表现为:一是独立性缺失,审计、评估机构与委托方存在影响公正履职的利益关系;二是执行准则不到位,审计、评估程序流于形式,基本程序执行不到位,获取审计证据、评估资料不充分;三是职业怀疑不足,在计划和实施审计、评估工作中,不能保持必要的职业怀疑,对于异常情况甚至舞弊迹象不予有效识别或应对;四是职业判断不合理,形成的关于审计、评估事项处理意见背离会计处理和资产评估的基本原则。



All comments(0)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