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仍然站立在高山之巅

  • May 27, 2016
  • |

罗天昊

近年来,不少机构预测,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在国内,成为全球王者,亦成为不少人的幻觉。

但在中国了望未来的时候,我们却发现,美国,仍然站立在高山之巅。
自世界步入近代和现代以来,曾经诞生的世界性霸主有西班牙、英国、美国。而此前两大霸主,都已经日落西山,其衰亡历史,很容易使人联系到目前的美国。
未来的美国,是逐步衰落,还是走出困境,仍然占据世界舞台的中心?
美国会象西班牙和英国一样衰落吗?
曾经的世界霸主荷兰和英国的相继崛起和衰落,令人嗟叹,而当今美国遭遇挫折,是否也意味着其衰落的开始?
美国的强大,不仅在于站立山颠,执天下之大象。更在于沉潜于山谷,虚心汇聚天下资源。
在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强盛,得宜于全球化与“后暴力时代”。它有两大特征:

其一是,与古罗马、近现代的西班牙、英国动用军队对他国的征服不同,美国更多是借助全球化的進程,通过跨国公司進行网状的资源整合,这样的整合不需要政府和军队,而是以个体的企业为具体的资源整合的主体。而这种跨国企业,其业务分散在全球,其对于全球的资源利用,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也是分散的。如IBM,其研发中心设在印度,利用印度的人力资源,其采购中心部分设在中国,而在全球数十个国家,都有销售网络。从1967年,麦当劳在加拿大开第一家国外分店开始,其在全球一百个国家共拥有分店超过三万家。
这种资源利用和经济扩张的方式,使美国的影响既随全球化扩展,又不会遭遇到具体的挑战。这与传统的帝国遭遇到殖民地的抵抗即土崩瓦解有天壤之别。这种渗透是无形的,而且是分散的。其主体是跨国企业,而非国家。美国的航空母舰暂时开不到的地方,麦当劳和可口可乐早就到了,这是以前的世界性霸主无法比拟的。


其二是,与传统的通过武力掠夺占领资源不同的是,美国更多地体现了现代性。主要通过自由交易和互惠互利的原则,来获得外部资源。
而美国是一个富有雄才大略的国家,其从100多年前开始,即提出极度富有远见的“门户开放”政策,以贸易和交换为主要的资源获取渠道,其海外虽有驻军,却基本没有殖民地。
这种以为交易和互惠而非控制与武力掠夺的新的交往方式,使美国获得了更为久远的利益。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在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即为“天下溪”。它对于全球资源的控制,并非建立在暴力掠夺上,而建立在成为全球资源自由交流的中枢之上。通过为天下之溪,汇聚全球性的资源。美国作为一个新兴国家,其吸收全球资源的能力非常强大,电影《功夫熊猫》创造了票房纪录。事实上,熊猫文化的发祥地中国,国人普遍存在想象力的缺乏和人文精神的枯竭,为什么是美国人而非中国人拍出《功夫熊猫》?此中深意,令人反思。
美国的对于全球的资源控制能力,更多通过跨国公司体现。在金融领域,美国的十大银行,其投资遍及世界各地,在中国,很多知名的新兴公司背后都有美国大银行的背影:蒙牛背后的摩根,无锡尚德背后的高盛等。在基础资源领域,美国大石油公司控制了全球石油的流动。在大众产业领域,微软、IBM、可口可乐、麦当劳、福特汽车、通用汽车等,风靡全球。甚至在下游产业链,沃尔玛成为全球数十万家供应商的销售商以及全球上亿消费者的提供商。而美国,则似乎是一个扩大化的沃尔玛:它本身并不拥有更多资源,但是,却是各种资源的聚汇之地。

在全球500强中,美国企业约占一半,而在全球化浪潮中,市场自由度的加强,使这些世界性巨头全球性资源整合能力日益增强。

上帝,国家,可乐
美国的强盛,不仅仅在与器物文明,更在于制度文明。
有一本书,叫做《上帝,国家,可乐》,在国家与企业的背后,还有上帝的影子。而上帝,则更多的是一种价值观与文化的象征。正如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所言,美国的强盛,不仅在于硬实力,也在于软实力。
在商业领域,美国亦仍为全球之王者,在商业文化,商业环境与具体的企业治理领域,均领先于全球。
知名商业杂志《财富》有两个知名的排行榜,一个是《财富》全球500强排名,一个是全球最受尊敬的企业。耐人寻味的是,最受尊敬的企业名单,与全球500强的名单,竟然有非常大的重叠。在2008年全球最受尊敬的十大企业苹果,伯克希尔-哈撒韦,通用电气、谷歌、丰田汽车,联邦快递等,全部都在全球500强之列。
以“义”为主的最受尊敬的企业,与以“利”为主的全球500强的惊人重叠,似乎为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视角。

一个企业要赢得全球性的尊敬,在企业责任、道德伦理、社会公益、造福公众等方面,都需要作出表率。美国商业巨头能够突破国家限制,被广泛地接受和推崇,就在于它们身上,体现了一种通用的、普世的、主流的道德与价值观。正如伟大企业家,福特企业的创始人老福特所言,伟大的企业不仅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还应该让身边的社会更加美好。商业必须“流着道德的血液。”
同时,美国不仅是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最为自由的经济体。美国显示了强大的包容能力和无与伦比的自由精神。美国建成了自由开放的帝国主义(Liberal Imperialism),这正是英法称霸世界时,因自囿于欧洲传统的傲慢优越、无法转型而没落的原因。这亦是东亚等富有威权主义传统的国家无法达到的彼岸。美国将现代商业精神发扬光大。

这种自由的经济体,提供了良好的商业环境,在美国注册的外国公司,当为全球之冠。我们所熟知的很多所谓“中国公司”,很多就是在美国注册,当很多出自美国的跨国公司在国内市场和全球自由发展时,很多中国公司,却仍然在国有企业的夹缝中求生存,躲避权力的伤害。而当中国出现三聚氰胺危机的时候,美国早在100多年前的牛奶危机之后,就已经就食品安全立法。经过商业社会的演变与進化,美国拥有比较完善的商业法则与商业环境,这也是其一大优势。
自我革命的国家才有希望


美国能够强盛200年,并且至今不衰,就与其强大的自我内部革新能力有关。19世纪中期,随着资本主义与奴隶制的矛盾,美国通过南北战争,涤荡了污秽,扫清了发展道路,遂一跃为世界第一强国;在二战之后,美国通过马丁·路德·金发起的民权运动,完成了对自我的又一次清算与革新,而经历9·11的事件十年之后,美国在纽约世贸的废墟上建立了9·11清真寺,族群融合与信仰的宽容,成为美国社会反思后的共识。



All comments(0)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