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中国资本涌入硅谷,乐哉?忧哉?

  • Aug. 9, 2016
  • |

不光是外国产品进入中国会遭遇水土不服,中国的资本进入美国市场也会遇到很多问题。在这条科技的丝绸之路上,目前的问题有哪些?这些问题又是怎样被解决的呢?今天小盟给大家奉上的一篇长文详细地讲述了中国资本在硅谷的现状。文章虽长,有意思的信息还是很多的,请放心食用。
译自华盛顿邮报,作者Elizabeth Dwoskin。
当位于加州 Mountain View 的初创公司 Quixey 宣布他们从中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科技公司阿里巴巴那里拿到了上亿美元投资的时候,他们是许多硅谷企业的嫉妒对象。这笔1.1亿美元的交易——分投在2013年和2015年的两轮融资中——是一次证明:中国投资者愿意把压箱底的钱拿出来,以高溢价来获取硅谷优秀公司股份。

但之后,问题产生了:阿里巴巴停止付款了。后来当 Quixey 因资金问题陷入困境时,阿里巴巴以极其苛刻的条件杀回了谈判桌:阿里巴巴可以给 Quixey 提供贷款,条件是 Quixey 需承诺不会因为撤资问题起诉阿里巴巴。经过了几个月令人窒息的谈判,Quixey 同意了新的交易方案。周四,Quixey 正式对外宣布借款3000万,这笔钱来自于阿里巴巴和一些其他投资人,但新的协议条款远没有当年融资时优渥。
 
这次低调的交易,是应用内搜索技术研发者 Quixey 和中国电商领头人阿里巴巴之间的一场文化冲突,展现了硅谷和中国之间的甜美的承诺与可能的危险。二者的关系总是复杂的,无数其他的投资案例也证明了这一点。来自中国的资本洪流已经对硅谷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过去两年中,互联网巨头如阿里巴巴、百度、腾讯(有时被称为中国的亚马逊、谷歌和 Facebook)以及十余家私募、家族基金、甚至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都在参与硅谷复杂的资本竞争,想要从那些高新技术企业处分得一块蛋糕。
根据 Rhodium Group 的调查研究,从中国涌向硅谷的投资,除去房地产部分,截至今年6月已经突破了60亿美元,其中的一半以上都发生在过去的18个月。投资人们因为过去十几年内中国整体的财富增长和政府对科技创新的鼓励,一直在积极地寻找投资机会,特别是 VR 和 AI 两个中国尚未有长足发展方面。
“中国意识到他们从制造业到企业创新都需要一些榜样,”著名的斯坦福物理学家、并掌管一支创业基金两年的张首晟认为,“这是一条新的电子化丝绸之路。”
从美国来说,初创公司非常渴求与现金储备充足的中国科技新贵们接触,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投资紧缩的大形势下。中国的投资人们也可以帮助硅谷的初创公司在饱和的美国市场之外敲开十几亿消费者的大门。这种投资甚至会改变一个公司的成长轨迹。“没有了来自于中国的资本,硅谷众多科技公司的融资根本无法运作。” Skymind.io 的 CEO Chris Nicholson 说到。他接受了来自腾讯和一些其他中国投资者的投资。一些在排外的风险投资世界遭到拒绝的企业依然能够得到中国投资者的青睐,这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游戏规则。
 
但是,对彼此的不信任是这种投资中很突出的不利因素。一些初创企业对中国投资人的强硬手段保持谨慎的态度。一些人担心这种合作会导致自己的创新被中国投资者复制。同样的,中国投资者作为硅谷这片土地的“后来者”,也不希望自己仅仅是一个“钱多、人傻”的形象。
在访谈中,很多美国创业者认为中国投资人经常不按常理出牌。Quixey 就被上了一课。
2013年,在拿到阿里巴巴第一笔投资不久后, Quixey 开始为这个中国集团进行一些定制化的开发,希望将应用内搜索的技术搭建在阿里巴巴的云服务上,从而将这个服务提供给广大的中国消费者。当时签署的协议规定,这项服务在阿里云平台上的收益将会由阿里巴巴和 Quixey 平分。
但今年早些时候,争议出现了。阿里巴巴声称 Quixey 没能按时交付项目成果,而 Quixey 称阿里巴巴有上千万美元的项目款未结。同时,有消息称,阿里巴巴期望中的分销收入并没能实现,因此对于 Quixey 没能拓展自己的收入来源非常的失望。而且在2015年阿里巴巴的内部组织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很多和阿里巴巴有工作往来的初创公司,包括 Quixey,都觉得被自己被一大长串的规章制度阻挡在外。此外,语言的壁垒也是交流不顺畅的一个原因。
 
Quixey 曾考虑过将阿里巴巴告上法庭,但最后认为并不值得。很少有初创公司能够负担起这种级别诉讼的律师费,更何况被告依然是他们最大的客户和投资人。公司内部的动荡最终导致数位团队核心的离职,公司的创始人也不再担任 CEO 一职。
“我们当然非常珍视和阿里巴巴的关系,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投资者。” Quixey 的发言人 Scott Samson 说道。但是,他拒绝对其他的事件进行评论。阿里巴巴也拒绝评论,因为其内部政策不允许他们透露投资的具体细节。
除了 Quixey,很多投资者认为,硅谷与中国的关系,在充满了机遇的同时,也充满了基于文化背景的误解,许多合作因此夭折。TrasLink Capital 的常务董事 Jay Eum 说,虽然纸面上的承诺看起来好到令人激动,但实际的执行中有很多妥协的部分。
 
在中国,法律的力量没有那么强大,更决定性的力量是当地政府。在与数不清的公司的较量中,公司领导者的铁腕有时候是必须的。投资者有时会过问一些产品、经营上的具体问题,在硅谷,这些问题被视为过度干预,但在中国,有些条款会造成大问题。有时,投资者会积极接触一个初创公司的创新理念,最后转投其竞争对手——这种事情也并不是个例。
Skymind.io 的 CEO Nicholson 说,有时候美国的初创企业并没有退出一笔坏交易的能力。“作为企业的创始人和领导者,你首先要做的事情是让公司活下去。所以即使有些投资条款不那么合心意,你也没有提出那么多问题的权利。但是目前,我自己和中国投资者打交道的经历都很愉快。”
总结起来,创业者和硅谷投资人都认为来自中国的投资为硅谷企业打开了更多的机会之门。CloudFlare,一个网页性能和安全性优化的初创企业在2011年开始与百度合作,收获了几百万中国用户;Artsy,一个电商初创公司,在接受中国投资者帮助后成功打入香港;Magic Leap 在获得阿里巴巴的投资后有机会在上海阿里开发者大会上向中国数百名知名工程师展示产品。
中国投资人在硅谷寻求机会甚至可以追溯到三十年前,但2014年是一个转折点。在那一年,交易数量迅速增长:中国资本参与了101笔交易,是两年前的三倍。实际的交易数量应该比这更多,因为有很多交易没有公开。
 
就像美国房地产和证券市场那样,硅谷一直是中国富豪们的机会之地,近期国内资本市场的一些变化导致海外投资的意愿比以前更强烈了。
 
阿里巴巴已经在 Magic Leap 上投资了近8亿美元,在 Jet.com 上投资了5亿美元,另外还参投了 Snapchat、Lyft 和 Shoprunner。去年,百度花费12亿美元领投 Uber,在硅谷收获了一片新的阵地。腾讯相比之下较为安静,但也对上百家初创企业做了小额投资,多集中在游戏、移动支付和 AI 领域。
 
Fyusion 的创立者 Radu Rusu,最近签订了与华为的合约,他公司的3D照片技术将出现在数百万台华为手机上,他认为这对于 Fyusion 这个40人的小创业公司是一次重大的变革。就像其他和中国投资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说的那样,他惊讶于一笔交易完成的速度。“绝对比我所接触过的所有美国公司要更快。他们非常的强势,好像时间总是很紧迫,不容浪费。”
 
然而,对于 Quixey 和阿里巴巴的交易,双方依然在修补意见上的分歧。


All comments(0)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