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留学猜想:“川普”领导下的美国教育展望

  • May 16, 2016
  • |

川普在美国总统竞选中一路高歌,在他“复兴美国”的宏伟蓝图下,其关于教育的主张也备受瞩目。在竞选中,他主张废除“共同核心课程标准”,倡导“教育地方化”,裁撤教育部,废除“无枪学校区”等等。虽然我们无法预知假使川普当了总统后,他会在多大程度上执行他的竞选主张,但从他目前放出的戏剧化言论中,我们可以窥见其可能的走向。

  5月4日,美国共和党主席通过推特宣布:“川普是共和党‘假定(presumptive)’的候选人”,大选的形势已然明朗。对阵同样基本锁定的民主党候选人的希拉里,川普的大喇叭能否继续高奏凯歌还是个未知数。我们所关心的是,在其“复兴美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宏伟蓝图下,美国教育是否可能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2004至2015年,川普担任其参与制作的真人秀《学徒》的主持人。《学徒》播出长达14季,每一季由16到18个“学徒”组队进行商业竞赛,每一集以川普一锤定音的“你被解雇了”淘汰一名学徒而告终,笑到最后的人将获得川普集团的签约工作机会。虽然是电视节目,但它给“学徒”和观众们所呈现的“教育”不仅是成功营销的技巧,也是现实商业竞争的残酷和错综。在“向钱看”主题下,川普将自己闪闪发光的金钱帝国的各个侧面暴露在电视屏幕上,他的自我膨胀、极端化和人身攻击(例如对奥巴马的种族主义言论)在此便可见一斑。也许,这才是川普在“教育”上令人最印象深刻之处。

  回到严肃的教育问题上,早在2000年出版的《我们值得拥有的美国》(The America We Deserve)中,川普就对这一议题发表了一系列零零散散、具体程度不一的见解。例如,他质疑教师工会对美国公立学校系统的影响,并支持多样化的择校(school choice)方案,他称其为“美国式竞争”(competition - the American way)。他认为公立学校系统是从一个“零竞争”环境中发展起来的,教师工会通过向民主党捐款换取其支持,对抗择校;去年11月他进一步说,让学校抢夺生源,优胜劣汰,倒逼其改善自身。

  自从去年参与总统角逐,川普的教育主张便在一个点上扎下了根:废除“共同核心课程标准”(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此“标准”乃是一群州政府和学校负责人代表于2009年所发起的一项动议的成果,具体内容是对K-12系统下每个年级学生应达到的英语和数学知识技能水平做出规定,通过配套测试进行检验,以促进全国基础教育标准的一致性,并帮助高中毕业生为进入大学深造或参加工作做好准备。社会各界对标准的实施褒贬不一,但迄今为止,美国50个州中有42个(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加入了这项动议。

  在今年1月26日川普脸书账号上发布的“教育”主题视频中,他总结了自己的一部分教育主张,称呼该标准为“灾难”。反对这一标准并不是川普的独创,在本次大选中除杰布·布什和卡西奇之外的所有曾经的共和党候选人,都攻击其与联邦政府之间的“共谋”关系,以其为联邦政府的过度干预。奥巴马政府通过联邦拨款为相应的考试埋单,鼓励地方采纳这套标准,但并不对各州做强制要求。无论川普是否弄清楚了具体情况,他声称:“它是华盛顿主导的,它不是地方主导的”,“教育权要下放到地方”。然而,在《教育周刊》对一部分教育界高层进行的采访中,他们认为“川普总统”在国会通过议案禁止该标准“不太可能”。

  在视频中,与终结标准说并列的是“悲惨”的美国学生表现:“我们在全球排名30”。虽然这个数字来源不明,但在最近一次(2012年)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的15岁学生参与的PISA(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中,美国在阅读项目中排名17,科学排名20,数学排名27(低于平均水平)。包揽三项冠军的是上海。川普在其他发言中着意强调孤军崛起的“第三世界”,“我们快要变成第三世界了”。

  与此同时,他指出美国的教育“性价比”奇低:“我们每个学生的花费是世界上最贵的”,“第二贵被我们甩得远远的,忘了它”。他在对高等教育贷款发表的意见中说:“联邦政府完全没有理由从学生贷款中赚钱,然而它一直在这么做。”他将贷款视为“对美国未来的投资”,“我们不可能免除这些贷款,但我们应该采取措施帮助学生”。

  一个没有出现在视频中的激进主张,是裁撤教育部。这是削减政府开支的一项举措,与其“教育地方化”的观点相关,也是一众共和党人的共同想法。川普把教育部叫作“臃肿的庞然大物”,不撤销至少也要“大幅压缩”。《教育周刊》采访的业内人士同样不看好这一举措:“我们希望地方教育自治。但对于州政府不以孩子们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采取措施的情况,我们是希望避免的。”

  目前,川普尚未对在K-12以外的教育发表什么见解,不过“川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也许能提供一些反面例子。“川普大学”不是真正的“大学”,而是2005年川普与人合作创立的一个远程在线教育公司,提供房地产、资产管理、创业等方面的课程。2010年由于其名称有误导性,违反相关法规,被纽约州教育部摘掉了“大学”帽子,2011年基本停止运营。2013年,纽约州总检察长向公司发起一项四千万美元的诉讼,指控其非法运营、虚假宣传和欺诈。选战正酣之际,“大学”前学员爆料称他们被迫给“大学”提供积极反馈评价,才炮制出“98%好评”的神话。有媒体猜测,尽管在这方面没有表态,川普可能会放松对盈利性教育机构的控制。至于教育部长的人选,教育界担心的是,川普千万不要找一个帮助他创建“川普大学”的人。

  回顾川普自身的教育经历,我们能发现一些饶有意味的点:川普幼年上的是Kew-Forest School,一所其父(亦为房地产大亨)为董事会成员的私立学校。13岁那年由于不良行为问题,被父母送进纽约军事学院。后来,他先在纽约一所耶稣会私立大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上了两年,接着转学到宾夕法尼亚大学享有盛名的沃顿商学院学经济,并于1968年得到学士学位。2007年春出版的沃顿校友杂志上,给川普配的标题是“房地产领域的金字招牌”(The Best Brand Name in Real Estate)。据1984年《纽约时报》报道,1968年的毕业名录并没有将川普列入任何荣誉毕业生的名单中,然而任何关于川普的简介资料都写着“1968年以班级第一的成绩从沃顿毕业”。

  川普现有5个子女,第一个妻子所生的大儿子小唐纳德,和事业最风生水起的大女儿伊万卡均毕业于沃顿商学院,二儿子埃里克毕业于乔治敦大学(美国最古老的天主教耶稣会大学)。第二个妻子所生的二女儿蒂凡尼目前也就读于宾大。川普家族成员无一不是美国私立精英教育的产物。

  川普在其他方面的极端保守主义主张所产生的冲击波也将影响教育领域。奥巴马时代,政府出台“青少年抵达者暂缓遣返”政策(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给予一部分符合条件的非法移民(微博)在美国居留的机会。如果“川普总统”遣返一千一百万移民的“大手笔”不是开玩笑,那么必将导致一大批孩子被迫回到他们渴望摆脱的阴影中。

  针对美国校园枪击案频发的状况,川普认为“无枪学校区”(Gun-free school zone)的设立是“脑子有病”。这条1990年通过的联邦法律禁止任何未经授权的个人在学校区域携带枪支,但川普表示,对于想要作恶的人来说,这只能成为一个“诱饵”。他的理论是,人们需要“武装”起来保护无辜者,如果教师有枪,那么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26人死亡的惨案也许就不会发生。川普说,在他白宫上任的第一天就会废除无枪区。

  总的来说,川普的教育主张与共和党的普遍主张一致,对于大多数问题也并没有比较详细的说明和具体的实施方案。即便川普当了总统,也很难说他会多大程度上执行他的竞选主张,我们只能从他目前放出的戏剧化言论中一窥可能的趋向。

  在那个简短的教育表态视频的最后,仍然是川普式的招牌结尾:“如果我唐纳德·川普当了总统,你们会开心得不得了。”不知美国的家长们是否愿意把孩子托付给川普所规划的美国的未来?或者,还是让他继续在真人秀里“教育”他的学徒们就够了?


All comments(0)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