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川普真当了总统,恐怕就没有H1b了……

 

  何对持H1b签证在美国工作的人士,一直是总统竞选中的边缘议题。在数次电视辩论中甚少被提及,竞选人也很少就这一特定人群表态,甚至,在决定人民选票归属的时候,竞选人关于此议题的态度很少被纳入核心的考量因素。

  纵观2016大选,与H1b签证问题最为相关的事件莫过于去年迪士尼裁员。2015年10月,位于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解雇了250名美国籍的IT部门员工,而这些人在离职之前,必须为他们的继任者——多为持H1b工作签证的印度人提供职业培训。

  2016年1月,两名被解雇的前迪士尼员工在法庭起诉了老东家及印度外包公司,指责后者违反了H1b签证相关规定。他们的核心论点是,雇佣外国员工不应该以伤害美国人就业为代价。

  这些被裁员的迪士尼IT员工将H-1B签证问题推上了大选辩论舞台,成为了政客们讨论签证改革中颇具代表性的案例。鉴于迪士尼裁员事件发生地为佛罗里达,定于3月15日举行的佛罗里达初选结果也许将会是今年大选中检验候选人关于H-1B签证问题表态最有说服力的环节。

  那么各位总统候选人一旦当选之后,他们将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呢?

  

  #如果川普当选

  他心里有一个名单,一个正在“剥削”美国的国家名单,里面包括中国,日本,墨西哥,当然还有印度。他的移民政策包括了一系列的H-1B改革,其中一项就是优先雇佣美国人的规定。

  移民改革无论适合是要进行的。如果共和党继续控制国会两院,一个独立的H-1B改革法案很有可能浮出水面。综合移民改革支持者反对零敲碎打的方式,阻断H-1B签证的增加和改革。奥巴马可能会否决一个独立的改革法案,但是川普很有可能会签署该法案。

  他也许想要将H-1B改革和立法捆绑在一起,从而建起他想要的边境墙以及资助大规模的驱逐,建立和国会进行各种不同斗争的舞台。

  从高科技行业的角度来看,川普成为总统最直接的危险就是他可以利用总统的行政权力。他可以用新的执法方式攻击H-1B计划,以及遏制奥巴马想要继续延长的STEM专业的OPT延长期。

  虽然在上周四的电视辩论中,在被主持人问及态度是否转变时,川普出人意料地表示自己是支持工作签证的,并不断强调“我的态度在变,美国需要高技术人才,如果我们自己做不来,就得引进人才”。

  但是,直到现在,川普的竞选官网上面挂出的表态依旧是这样的:

  

  来跟我读一遍:参与H-1B项目的人既不是高技术人才也不是移民。他们是外国来的临时工,被招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以更低廉的薪酬水平取代美国人。我,唐纳德·川普,全心全意致力于消除针对H1-B项目肆无忌惮的滥用,我会防止佛罗里达州迪士尼员工的悲剧再次重现,他们居然被迫去培训取代自己的外国备胎。

  针对所有的工作签证和移民项目,我都会提出绝对要求:先雇美国人

  哦。

  

  #如果希拉里当选

  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从未谈及H-1B项目。她在她的移民法案和竞选过程中都没有提到这个事情。但她的态度并不完全是一个谜。

  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追求者,克林顿支持全面移民改革。她不太可能在贸易上激怒印度,但会接受一些H-1B项目的改革,如果这会是全面移民法案的一部分的话。

  她是否会被迫在竞选中直接谈论H-1B的问题还有待观察,不过她很可能与特朗普持对立观点。

  

  #如果伯尼·桑德斯当选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寻求民主党提名的佛蒙特州无党派人士,是H-1B项目的批评者,他将会愿意接受独立的改革立法。

  桑德斯和希拉里都还没有在任何一场辩论中谈到签证改革。这是一个错失了的良机,而需要责备的人则是那些可以提问的国家新闻记者们。

  

  #如果卢比奥当选

  代表佛罗里达州的国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则与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奥林·哈奇战线一致,哈奇是在参议院支持科技行业发展最积极的声音,提倡增加H-1B的名额上限。卢比奥是哈奇创新移民法的支持者,这个法案将把H-1B的基本名额年上限提高至11万5千个到19万5千个。(目前每年的基本名额上限是6万5千个,不含研究生以上单独名额。)

  鉴于在佛罗里达层出不穷的,关于H1B如何伤害美国人就业的事件,卢比奥的支持态度将会受到质疑。 该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比尔·纳尔逊(曾提案将H1B从85000个减少至70000个)已经被迪士尼裁员事件所困扰,但卢比奥显然一直没有。

  如果卢比奥能在佛罗里达州获胜,这可能证明H-1B签证的问题实在过于小众,并且不是能影响全国竞争的因素。未来两周可以确定这个问题在全国竞选的议题中是否占有一席之地。

  

  #如果克鲁兹当选:

  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和参议员赛迅是H-1B改革法案的共同发起人。他的法案通过提高持工作签证工作雇员的薪资来打击现有的H-1B项目。这项法案还包括禁止非贬低条款限制雇员们公开讨论他们的经历。

  卢比奥一直试图用忽略赛迅/克鲁兹法案的方式来反对克鲁兹的H-1B改革立法,并指出,克鲁兹在2013年曾经支持过H-1B签证上限的大幅上调。

  作为总统,克鲁兹将会和赛迅以及其他H-1B改革者合作。他也许也会用他的行政权力攻击OPT项目。

(北美留学生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