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装过最强势的逼就是骗爸妈“我过的很好”

大部分年轻人并没有看上去过的那么好。

夜店里冒充“富二代”,朋友圈假扮“白富美”,贷款买着奢侈品,借钱走着名媛风。刚想给家里打个电话,确认过年回家的日程,iPhone X硕大的屏幕却飘来信用卡还款的最后通牒。

这些外表光鲜靓丽年轻人,靠装逼在城市里建设着华丽的海市蜃楼,假装自己过的很好。

而大多数在这座城市里打拼奋斗的年轻人,也许正为年前的最后几次加班熬夜奋斗,也许正在为年终奖和老板斗智斗勇,也许租房合同到期,为自己的下一个归宿忐忑不安。

你们,我们,他们,这些脚踏实地追求着梦想的年轻人。

装过最大的B,也许就是骗爸妈说,“我过的很好”。

1

SAM是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的BD,老板整天给员工口嗨画饼。又是豪华年终奖,又是股份大馈赠。SAM以公司为荣,而他的父母,以他为荣。

直到年前,SAM才听说公司快不行了,新一轮的融资拿不到,公司濒临倒闭,年后就得散伙。老板承诺的员工股份都是空头支票,就连年终奖也竹篮打水。

而父母殷切地问起自己的工作状况,发了多少年终奖?SAM爽气地摞出个红包,里面包着厚厚一沓人民币。爸爸妈妈,这是儿子孝敬你们的。看着父母眉开眼笑,夸自己有出息,SAM的心里五味杂陈。

他始终不忍告诉父母公司倒闭,自己下家都没找落的消息。

作为第一批九零后他都二十七岁了。不为别的,就怕父母担心,挂不住面。

工作还能再找,而父母能过个好年,比什么都重要。

2

YOYO是一个外企白领,大学毕业初来乍到,天天受到上司的challenge和同事间的“宫心计”,同事钩心斗角,表面笑嘻嘻,心里个个MMP。办公室仿佛在拍甄嬛传。

职场才没有电视剧里的玛丽苏修仙剧情,每个人都在钢筋水泥里活成了半人半兽。

年前YOYO又被同事坑了,莫名其妙地背了个锅,老板不明就里地对她妄加批评,加班至深夜。

晚上十点的时候母亲微信问候她,在干嘛。她没好气地打着:被同事坑了,加班。

随后又把这行字删去,重发:和同事一起KTV唱歌呢。

没有几天,就能回家见到父母。一年本来就和父母见不到几次,不想让这些职场上的坏情绪带给他们。

大过年的。

成长就是把吵闹调成静音的过程。

3

名校毕业,直接进入名企,多牛逼啊,可把家人给骄傲坏了。

工作刚一年一个月工资到手八千,在父母眼中是不得了的事。

他们可能不知道,这座城市里,扣去房租,伙食,交通费,一个月剩下的结余,都不敢出门逛街。

离发工资还有一礼拜,银行卡只剩几百大洋。电影院上映的大片不敢去看,因为是IMAX,要一百块。

同事聚餐能推就推,一个人默默吃着沙县和拉面。

突然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嘘寒问暖后,问钱够花吗?不够的话,家里打点过来,女孩子一个人在大城市不容易,没钱怎么行!

忙说,够,够,这不正在吃大餐嘛!

你女儿一个月挣8000呢!

4

J在美国留学,因为要考试,没法过年和家人团聚。

前阵子谈了个男朋友,男孩子一开始对她很好,J也和父母分享着这份喜悦。

后来男孩子原形毕露,劈腿不说,还骗J的钱。

过年前,父母和他视频,询问她在美国的情况,男朋友是否依然对她很好。

视屏前的J云淡风轻地笑笑,分手了,腻了,自己把人甩了。

母亲还严肃地责备她道:多好的男孩子啊,异国他乡女孩子多不方便啊,有个男孩子照顾你多好啊!你不懂珍惜,傻丫头!

“我一个人能行的,妈!,不要担心我了,你女儿可牛逼了,那男的HOLD不住我。”J挂掉了视频电话。

哇——地一声,一个人哭成了泪人。

5

阿凯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创业。最窘迫的几年,居无定所,风餐宿露。经常这个朋友这里住一阵,那个朋友家里睡一宿。

骗自己父母说,开了一个工作室,住宿起居已经稳定。

她的妈妈平时会写信,寄东西给他。为防止穿帮,把朋友家的地址给了父母。

一个高档住宅区:XX花园。

6

阿Q,长的帅,白手起家,有车有房,经过多年的奋斗,趁房价低的时候买了间40平米的房,开着辆二手的宝马3系。在情场间如鱼得水。

偶然遇到真爱,坠入情网,过年阿Q准备带女孩回家,谈婚论嫁。

那女孩希望有一套更大的房子,40平米实在憋屈。

阿Q二话不说联系房源置换,为了还巨额贷款,他铤而走险,听狐朋狗友的怂恿去捞偏门。

后来投进去的钱全架空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原本40平米的房子也保不住了。

女朋友毅然离开了他,头也不回。

身上最后的五块钱,去便利店买了盒泡面。

红着眼睛给家里发了条短信:过年和女朋友去泰国旅游了,年后再回家。

7

阿雷是个程序员,废寝忘食地加班是常有的事。入行两年来,三餐从未规律过。从小犯有胃病,出门在外,母亲一直千叮咛万嘱咐:要按时吃饭!

阿雷的朋友圈,有一个分组,今天吃火锅,明天吃日料,天天不重样地PO着美食,放着毒。

每次到了饭点,就从大众点评上拉几张美食照片,放在朋友圈。然后又一头载进工作,盯着电脑屏幕。

仅父母可见。

8

总会有那么几个年轻人,在夜店,酒吧,KTV闹到半夜三更,醉意上头。给母亲打一串长长的字:妈,感谢您的培养,我一定混出个人样!妈,今年我一定赚个多少钱,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妈,对不起,原谅我之前的不懂事,让你操心。

第二天酒醒以后,想起昨晚自己的“真情流露”,大拍脑门,什么鬼!

而妈一早就回复了你消息,责备你怎么又那么晚睡!

喝多了,想钱,想前任,想起那些很冒险的梦。

而想的最多的是,爸,妈,还有家。

如果城市是孕育理想的钢筋乌托邦,那么家乡就是那个永远都亲切柔软的地方。

出门在外的年轻人,自食其力,无依无靠。离开家乡的那一刻就像支在风里飘荡的离弦箭,颠沛流离,无枝可依。

最怕听到家人突然的关心。

最怕辜负家人殷切的期盼。

最怕不被家人理解时自我怀疑时突然崩盘的信念和勇气。


“我过的很好”=我过的不好,没赚到钱,离理想还很遥远,前途未卜,前路迷茫。

但我一定会继续撑下去,一意孤行也好,一厢情愿也罢。

爸爸妈妈,我已经长大了,请别为我担心,等我回家。

原谅我善意的“装逼”,精致的敷衍。

还有那些信手拈来的谎言。

我过的真的很不好,

但没有什么比一家人一起过年更重要。

添加了解更多实习、全职项目详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