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金主淡出,美国大选不是给钱就上

今年美国大选中,关于科赫兄弟——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与弟弟大卫·科赫(David Koch)——的新闻可谓层出不穷:从最初的科赫网络准备拿出9亿美元下注大选;到后来科赫支持的Scott Walker退选后,科赫兄弟对大选兴趣降低;再到被认为是代表共和党利益的查尔斯·科赫表示,就算选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也是可以接受的;以及科赫兄弟转战地方选举等等。

作为《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的座上客、本届大选中的最大金主,科赫兄弟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科赫兄弟在大选中花大钱的效率实在太低,几亿美元都可能砸不出多大动静。

在本届共和党17位总统参选人中,入科赫兄弟法眼的角色凤毛麟角。他们对茶党出身的极右保守派科鲁兹(Ted Cruz)的移民和外交政策并不支持,而满嘴政治不正确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异军突起,更是给了科赫兄弟退出的理由——如果直接攻击特朗普,就很可能会落入民粹主义陷阱,这是显而易见的。

表面上看,自从卢比奥(Rubio)退选后,科赫兄弟也就淡出了本届大选,但其实,这个决策也可以看作是他们在2014年中期选举之后深思熟虑的结果。

2014 年后,科赫兄弟发现,虽然共和党拿下了参众两院,但是依然无法在政策上向自己期待的方向做出实质性的推进。最明显的就是,去年进出口银行执照到期,最终还是在利益斗争中成为妥协的棋子而被恢复。

2015年7月28日,一个男子走出进出口银行大门。
2015年7月28日,一名男子走出进出口银行大门。

选择淡出大选,也是科赫兄弟痛定思痛的结果。比起他们几十年来对智库与高校的价值投资,在大选中花大钱的效率实在太低,几亿美元都可能砸不出多大动静,但是同样的钱放到地方选举就不可小看了。科赫兄弟也早就在地方竞选中开始布局,现在他们已经锁定了几个州,包括North Carolina,West Virginia,和Utah州,大力支持自己看中的州长候选人了。

从个人原因来看,科赫兄弟这两年也成为大选中的靶子,比如作为一位自由意志主义者,查尔斯·科赫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共和党人,却成了党派之争中被民主党与自由派媒体唾骂的标志人物,换了是谁都会很受伤吧。

在2012年大选之后,科赫的网络重建为一个从发掘,打造,到资助一条龙的培养政客的体系。

尽管从去年开始,科赫兄弟为改变自身形象做了一系列努力,比如每年两次的捐款会开始向媒体开放,他们自己也开始频频接受采访,并建立慈善组织帮助穷人等,但是仍有学者声讨,乃至认为科赫兄弟应该对特朗普的出现负很大的责任。不仅如此,竞选带来的争议还让整个科赫网络的声名变得很差。

科赫兄弟政治网络下的核心组织是Freedom Partners Chamber of Commerce。2011 年,为了调理混乱的内部网络,科赫兄弟成立了FreedomPartners,其旗下有约200名成员(现在捐款者应有450人左右),年费是10万美元。

据 Politico 的分析,最新的报税表明Freedom Partners在2013至2014年筹到了1.62亿美元,支出 8800 万。在花钱上,科赫旗下最有名的Americans for Prosperity收了2200万。发动老兵介入财务议题的ConcernedVeterans for America拿到1600万。

2013年8月30日,Americans for Prosperity的主席大卫·科赫发表演讲。
2013年8月30日,Americans for Prosperity的主席大卫·科赫发表演讲。

科赫发了不少钱到外部组织,包括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的200万,NRA 的490万,和特朗普吵得头破血流的Clubfor Growth的100万。Freedom Partners在 2013 年仅员工的工资和福利支出就高达1300万美元。

Freedom Partners还花了大钱在研究上,其中有190万在焦点小组,150万给了著名的民调员FrankLuntz,140万给了直邮公司Arena Communications。而众所周知,科赫旗下的 i360 已经是共和党内重要的选民数据收集和分析公司。

据Politico之前的报导,科赫的网络在2012年大选后开始重建,并成立了一个从发掘,打造,到资助一条龙的培养政客的体系,目的是推进一个支持以自由市场和企业为中心的政治联盟。文章举例称,2014年艾奥瓦州(Iowa)的共和党黑马议员Joni Ernst,就获得了科赫的重点培养。为此科赫网络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非营利组织Trees of Liberty,为Joni赢下共和党初选做了不少工作。

科赫网络现在已经初具规模,就是不知全面运行起来到底有多强。

科赫网络的核心,是一个叫Aegis Strategic的资询公司,Aegis还建立了Aegis PAC,模仿此次初选中为桑德斯(Sanders)的网上筹款立下大功的 ActBlue,帮助自由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筹款。

当然,这还不是全部。Politico 最近的报导又说,科赫网络下,还有一个极低调,近乎机密的组织,专门负责收集自由派团体与候选人的黑资料。这也是因为2012年共和党大选失利后,科赫网络白白花了4亿美元。痛定思痛后,他们认为这是因为民主党在体系上远胜于他们。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情报收集体系,也是为了夺回民主党相关机构在此方向上的技术优势。

据称科赫的这个团队有25万,负责人是资深共和党调查员 Mike Roman;团队里至少包括一名前 CIA 成员。也有消息称,这个团队会收集关于民主党方面的机密选民动员计划,也可以通过检查民主党对手在社交媒体上发言所带的地理位置信息来跟踪对手的行踪。同时,这个团队对内也极其小心,生怕有内鬼混入。

2015年7月17日,Scott Walker在由科赫兄弟举办的集会上讲话。
2015年7月17日,Scott Walker在由科赫兄弟举办的集会上讲话。

虽说在今年的初选中,科赫团队支持的Scott Walker早早退出,让科赫兄弟看上去很失意,也不准备现在就支持哪位候选人,甚至表示自己网络恐怕达不到预期的捐款水平。但科赫网络现在已经初具规模,就是不知全面运行起来到底有多强,表面上看,还是大有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分庭抗理之势。

党外资源对共和党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共和党自己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小。

如果我们倒回去看科赫兄弟的历史,就会发现虽然科赫兄弟早在70年代就开始进行长期的价值投资,建立了Cato Institute,Mercatus center和Charles G. 科赫Foundation等机构,但全面进入竞选,还是在2004年的Americans for Prosperity(AFP)成立后。

AFP真正蓬勃发展,是在Obama上台,和CitizenUnited一案解放了他们的钱包之后。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强大的吸金能力:仅在2009年的一次反奥巴马医改(Obamacare)会议上,科赫兄弟就为共和党筹到了1300万美元,另一方面是因为科赫兄弟杰出的管理能力,让他们在几年内就建立起了一个堪与共和党相媲美的运作体系。科赫网络之所以能吸拢这么多金主,他们也是看重了科赫体系的运作能力。现在科赫兄弟退出大选,很多金主也马上转投他人。

有研究发现,AFP在过去10年的发展速度极快,雇员从2005年的15人发展到2015年的500人,积极份子从20万发展到243万,资金从380万发展到1.5亿。

同步发生的是,从2002年到2014年,整个共和党的党外资源(Non-party funder)总量也跃升了446%,从占整个共和党资源总量的6%提高到26%,而共和党自己委员会的资源则下降了27%,从占整个共和党资源总量的53% 下降到30%。结果,共和党内部的资源,从党委会主导,变成了三分天下:委员会30%,选区基层动员组织26%,党外金主26%。

这样的结果,就使得党外资源对共和党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共和党自己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小。AFP的发展,就意味着有大量的共和党人才被 AFP挖走,造成共和党的人才流失。

可以说,共和党通过推动企业和自己的政客们牵手,最终在地方政治中节节胜利,代价则是共和党本身的独立性在下降。因为资源重心的偏移,也让共和党的政治家们更多地被这些党外资源所影响。党不再是那个党了,就更加激化了内部与外部的矛盾,让特朗普这样的局外人可以长驱直入。

2016年5月31日,特朗普向观众挥手。
2016年5月31日,特朗普向观众挥手。

尽管科赫兄弟自己对大选的媒体投入,从一年前的1.5亿,已经直降到了今年的4000万,并把重心放在了几个参议员选举上。但是,自由派媒体显然对此并不买账。投入4000万美元的科赫兄弟依然是本届大选中花钱最多的金主。

而且,科赫的力量,不仅在钱,更在于其成熟的体系,可以全方位地挖掘和包装候选人,提供从选民分析到竞选动员的一整套服务,这也不是换个金主就能解决的。共和党最终面临的,可能是它到底该如何平衡党内外资源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