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就能开脱?华人低估了美国法律

一名就读于艾奥瓦大学(University of Iowa)的中国留学生,因为在社交网络上张贴持枪照,并暗示如果考试挂科,将效仿当年枪杀多人的中国留学生卢刚那样,射杀教授。他因此被学校认为是危险人物,被没收枪支后立即取消签证,返回中国。

随后,该名中国留学生向某知名微博的吐槽截图也被爆出,似乎也确认事情的存在。这名中国留学生,姓倪(Hanxiang Ni),今年22岁,来自中国杭州。

据钱江晚报介绍,这名留学生父亲正在寻求法律援助,并称自己儿子的言论是句玩笑话,“我儿子在美国学习挺好的,还拿过奖学金,不会有什么恶意。”


成年留学生不要用开玩笑来给自己开脱

成年人再爱信口开 岂能用玩笑来开脱

倪某解析他的涉事言论,“我只是想说我认真学习吧。”而他的父亲也认为这只是儿子的一句玩笑话,没什么恶意。不过,看过倪某在社交媒体的原话后,可以发现这番辩白很无力。

不管倪某出于何种动机,涉事言论所透露出来的恐吓意味是赤裸裸的。网友“迦香儿”做了一个很好的类比:“这就好比有人上微博说我这么好好学习如果还挂科那就让你们尝尝马加爵式的恐惧吧,试想他身边的人看到这话什么感觉,会不会恐惧还是直接就能反应觉得是玩笑话。这么大的人了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吗?别攻击说什么地域了,这些话给人造成的不安感在哪里都一样。”当然,倪某不是特例,生活中这样的人非常多,他们往往嘴巴把不上门,任由自己胡说,一句“我是无心的”便想把干系推得一干二净。

言论自由亦有边界

许多发表恐吓言论的人觉得很委屈——我只是说说,不可能真的做,又没让对方少个二两肉,凭什么要惩罚我呢?然而,恐吓言论早已冒犯了对方的精神权利,让其陷入到恐惧等不良情绪中去。家暴中的“精神控制”便是个典型例子。施虐方往往使用各种暴戾的言语来威胁另一方,令其精神崩溃,甚至连身体也出现健康问题。而即使是陌生人之间的恐吓言论也可以打搅别人安宁,令其惶惶不可终日。去年愚人节,重庆巴南区一个无聊的男子用电话威胁了不少人,声称自己是黑社会,要对方出门注意。尽管有愚人节这个背景因素,不少市民依然信以为真,吓得赶紧报案。

总之,发出恐吓言语的人可以用无聊、取乐、开玩笑等诸多借口来掩饰自己幼稚的恶意,可这些辩解都太过于苍白。因为,到底是不是恐吓,看的是对接收方造成的精神伤害程度。用自己的感受来为事情定性,与掩耳盗铃无异。

专家表示:也许是句玩笑话,但反映了法制意识的淡薄

对于他因一句“玩笑话”就被学校开除的说法,斯坦福大学政治学系访问学者许晓光博士却认为这恰恰反映出一些孩子法制意识的淡薄。

“可能很多人都看出来孩子说的是玩笑话,可是这句玩笑话,在字面上,确实有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言论。而对于这样的言论,特别是与中国有巨大文化差异的美国就会当真,因为他们就会认为,你的言论可能伤害到别人。”许晓光说,“这其实给我们的反思还有在社交媒体里,网络场域下,特别对于留学生而言,言论自由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不能光是羡慕美国的法治,中国也要加强对恐吓的认识与立法

相关新闻评论中,不少人对于倪某的行为表示鄙夷,并说要入乡随俗,是倪某自己不对。亦有许多人对美国的法治精神表达肯定与羡慕。外国的月亮也是面镜子,照出自己的问题来。恐吓言论其实在中国的网络上、现实社会生活中比比皆是。而充满戾气的表达往往得不到足够的惩罚与警示,或者根本没什么惩戒。

一般而言,恐吓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单纯的恐吓,行为人出于种种私欲使人陷入恐惧;第二种则是犯罪手段的一种,为的是达到其他终极目的,例如用言语来胁迫被害人就范,实施强奸、抢劫、杀人等。法律惩治后者没什么问题,对于前者却很局促。

人人一张嘴,除了吃饭,便是说话,可恶言伤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古训如是。拿着无知无心当挡箭牌的人不能光是自己享受安宁,全然不顾他人的恐惧。而要让全社会有此意识,法律也该跟上了。

(李悟 综编,转自多维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