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还是留美,工作,创业,金钱,人生这些问题你都想清楚了吗?

九月 17, 2019

著名科学家,曾相继在美国康奈尔大学,洛克菲勒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深造,在美国工作16年后选择回国。

无论去哪个国家留学,很多同学们学成后都会准备回国发展,然而这可不是买张机票回来就可以了,而是往往需要面对一些具体而实际的问题。

究竟,适不适合回国?需要做好哪些准备,面对那些风险?即使现在不打算马上回国,又该做些什么?

如果你也有着相同的困惑,不妨细细读读这篇文章,希望同学们有所启发.

先讲一个小故事。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有一件事情,给我印象深刻,影响深远。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校长田长霖来纽约,在亚洲协会作了一个演讲,非常精彩。

概括起来,他给中国留学生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be an American。就是学做一个美国人。这其实是不太容易的。

大多数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吃的是中国饭,看中国报纸,有人还看中国电视,现在是读中文网站。他们的朋友99%是中国人。那你为什么还要来美国?

比如在纽约的马路上有很多报亭,有各种各样的杂志,有时尚的,运动的,旅游的,新闻的,等等。

拿起一本People杂志,要是你能把它从头到尾读一遍,都能读懂了解,那你就接近美国人了。

既然你已经到了这个国家,就要好好学习这个国家的文化,包括他的经济,政治,历史新闻,文化艺术,以及社会的各个方面。

但是,假如你来美国仅仅只是将自己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American的话,那你就是一个banana(香蕉),里面是白的,外面还是黄的,很可悲。

我就遇到过这样一个人,复旦来的。你跟他讲中文,他回答英文,你再问一句,他还是回你英文。

他经常去酒吧,讲起棒球美式足球比美国人还厉害,有一个美国女朋友。这就是一位典型的banana。

所以光深入了解美国还不够,还要第二句话, 那就是be a Chinese。任何时候,不要忘了自己的中国文化。我们要对中国本身的文化有深刻的理解。

他问你们中间有多少人,读过论语,唐诗?你们以后回国,或者是在美国留下了,最后的价值,是因为你们是中国人而体现出来。

多年以来,我越来越体会田教授这两句话的wisdom。在美国的华裔,一般有三个生活圈子。

第一是工作单位的圈子:你所在的那所大学,研究所,公司。你的生活大部分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

第二是专业的圈子:比如学术社团,学会等。这对你的事业发展很重要,因为你的同行,老师,学生,竞争对手都在那儿。

第三个是社交圈子:朋友圈,俱乐部,公益社团,教会,等等。对中国留学人员来说这个圈子绝大多数是中国人,很多在国内。

成功的华人往往能够进入这三个圈子的中心,即有影响力的内环(inner circle)。

怎样进入内环呢?我发现很多华人包括我本人被邀请进入美国一些主流社会的inner circle,不是或不仅仅是因为science做得好,而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我想问题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我对中国的了解比他们深。

现在越来越是这样。You bring in different perspectives。

所以不管你是选择去还是留,都要记住这句话:be an American, be a Chinese。

第二个要准备的东西叫做learning agility。一般我们看一个人有没有培养前途,或者公司在要promote一个人的时候,首先就是看这个。

在专业评估一个人的发展潜能的时候,有一个工具叫做九宫格(9-box)。画一个3×3=9的格子,左下方是1,右上方是9。

横坐标是绩效,你的performance,你做的好坏,你发了多少paper啊,做出了什么成绩啊。

纵坐标是发展潜能,即potential。公司往往定期做评估,把所有的人分成九块,最好的是box9, 这种人performance也好,potential也好,一定要照顾好,因为他们很容易被别人挖角,跳槽。

相反,另一种人是performance也不好,不求上进,也没有potential,这种人在公司是不能久留的。

大家会问,performance可以衡量,potential怎么衡量,怎么衡量一个人以后可以成为一个杰出的科学家,或一个好的领导?

衡量一个人潜能,就是用learning agility,即应变力。

我们又可以把它分成四个部分:

第一个是mental agility。Comfortable with complexity, 就是事情变化的时候,看不太清楚的时候,我不是那么紧张,没有那么焦虑。很淡定

第二个就是people agility。意思是情商高,善于表达沟通,很会和人打交道。

第三个是change agility。情况变化的时候你要适应,所谓的骤然临之而不慌,无故加之而不怒。

最后一个叫做result agility。在困难的情况下找出办法解决问题。

回国心理上要准备的,也许可以听听已经回国的人中的优秀者。在今年求是基金会的颁奖仪式上,我主持过一个讨论会pattern discussion,参加的有施一公,贺福初,邓宏魁,就是很红的做stem cell的北大教授。

我们讨论两个问题,一个是海归被批评最多的一个题目,就是不懂中国国情。

饶毅被批评,施一公也被批评,王晓东,所有人。总有一个说法是,你不懂中国国情。另外一个是科研环境的多样化。再说几句比较哲学化的话,就是回国与否,还要看你怎么看待生活本身。

林肯曾经说,”In the end it’s not the years in your life that count. It’s the life in your years.”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你的人生有多少年,而在于你每一年中有多少人生。

林肯没有活到五十几岁吧,短短的人生,有多精彩呀。还有一句话是Johns Hopkins大学校长在一次毕业演讲里说的“Ask yourself, not what I will do, but what I will become。”就是说,不要问你要做什么事情,而要问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鲁迅的小说“过客”中,赶路者被告知,前面是坟墓!有一句名言,叫做“wherever you are,be there”,就是无论你在哪儿,好好地享受那儿的风景吧。

追求的过程给你带来的快乐,往往比成功多。人生是过客,对生活中的美,去深深地体验吧。精彩today,精彩tomorrow。

什么样的人适合回国

大概有两类人,是最需要也最应该回国的。

第一类是entrepreneur,创业者。

第一是中国发展快。跟着一个发展快的国家走,你的事业也比较容易发展的快。就拿生物医药行业来说,十年前李葛创业耀明康德,今天发展到如此辉煌,他在美国是不会有如此成就的。

第二是中国各级政府现在对创业的支持也多。美国是世界上对创业最好的国家,现在创业的门槛也很高了。VC的钱特别难拿。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中国现在机会多,带来了机会。但是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的。事实上,适合创业的只是很少数。

第二类最适合回国的人是leaders。

是像施一公,饶毅,王晓东那样的领袖人物。也有一些年轻人,是future leaders。 他们有雄心,有胆略,有远见,也善于将理想转化成切实可行的行动。他们的作为往往引领潮流,具有典范的作用。

什么样的人不适合回国

如果你认为你属于这种范畴,那么最好还是留下来在美国实现自我价值。

第一种叫做conformist。他们尽量不出格,将自己放在bell curve的最中间的那种人。不想太成功,也不想太失败。在美国工作,人事、环境、生活条件都相对轻松,也相对发达。

第二种人叫fast adapter。他们能很快适应美国的一些习性,没有什么太大的文化隔阂和冲击,留在美国越活越简单单纯。国内的坏境远远比想象的更复杂,这样的人也是建议留在美国发展。

第三种人是opportunist,机会主义者。他们想,机会来了,我赶快去捞一把。他们想的是一种quickwin,最后往往失望。

国内有些风气还稍显浮躁,稍不当心就粉身碎骨。机会主义者,还是呆在美国相对安稳。

对于正在考虑回国的人,我还有以下一些忠告。

首先,不要太看重眼前的经济利益损失。

一般来说,从美国回去,工资收入会打一个大折扣。尤其是对比较资深的教授,回国后的工资可能比美国少很多。但你其他机会比美国多了呀。

大多数海归在国内的相对经济地位,要比同类人在美国的经济地位高很多。事实上,许多回国后的海归,实际的经济收入和生活品质都不比在美国差,甚至还有所提高。

第二,不要与你今天已经有的比。

我昨天遇到一位postdoc,说他在麻省有一栋2000平方英尺的房子。我说你千万别想在北京有这样的房子。你在美国一流大学能拿到独立的教授位子吗?你有多大把握在今后几年能竞争到NIH的研究经费?

第三,不要老是聚焦于今天。

要想着发展。你现在在美国的情况也许是比在中国的要好。但中国的发展速度是美国的5-8倍。5年后,10年后的情况,你能想象吗?

最后,不要以为中国是你的家乡,回国是件容易事。 回国是你人生的一个巨大挑战,比你出国的挑战要大的多。

对留学生来说,回国与否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且是一个年年都有人会烦恼的问题。

留美不容易,但希望同学们同样能意识到回国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一旦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后悔,直面那条路上所有的风雨。

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只要坚持自己的初心并为之而努力,其实,在哪里,你都能活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