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努力,也得不到公平回报的社会正等着你们

九月 24, 2019

当2019年东京大学新生志得意满即将入学之时,东京大学的荣誉教授上野千鹤子在开学典礼上告诉所有新生们:

“即使努力也不会得到公平回报的社会正在等着你们”。

“请不要把你们的努力只用于自己站在金字塔顶之上的输赢,不要把你们获得的得天独厚的环境与能力,用来贬低那些没有你们那么幸运的人,而是要用来帮助他们。”

真正优秀的年轻人理应如此。

对于所有在美读书的留学生们,能出国留学漂洋过海至此其实是多么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你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你要克服异国他乡的重重困境,最关键的是你还要有一对支持你、爱护你、并愿意放手让你去四处闯荡态的父母。

我们能来外读书求学,我们是相对幸运的。但同样,在美国这个大环境里,我们又是相对不被眷顾的。一个勤奋努力的CS学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比他能力差了几个档次的白人却轻轻松松一份高薪的工作在手。

这就是我们留学生们面对的“努力之后也不会得到公平回报的社会”,仅仅这个白人是美国人他就能轻松的获得工作。

东京大学荣誉教授上野千鹤子从普遍的社会现象男女歧视问题出发,分享了她眼中这个努力之后也不会得到公平回报的社会。

希望同学们能从这份东京大学的荣誉教授上野千鹤子的入学演讲中所有收获。

恭喜各位入学。

今日在场的每一位同学,都是激烈竞争中的赢家。我想,大家应该都不会怀疑这场选拔考试的公平性。倘若不公平,你们肯定会很愤怒吧。

但是,就在去年,东京医科大学爆出了歧视女生和复读学生的丑闻。

根据文科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和医学部进行的调查,发现女生更难被录取,男生的平均合格率是女生的1.2倍。爆出丑闻的东医大则是1.29倍,最高的顺天堂大学是1.67倍。排名靠前的有昭和大学、日本大学、庆应大学等私立学校。

困难度低于1.0,即女生更容易考上的大学,有鸟去大学、岛根大学、德岛大学、弘前大学等地方国立大学的医学部。

顺便说一下,东京大学理科3类的这个数字是1.03,虽然低于平均值,但仍然高于1。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解读这个数字?统计非常关键,因为研究都是基于统计成立的。女生比男生更难被录取,是因为男生的成绩更好吗?

公布了全国医学部调查结果的文科省负责人说:其他院系不存在类似情况,无论是理工科还是文科,大多数时候都是女生占优势。

也就是说,除了医学院,其他学科女生的录取困难度都低于1,而医学部则高于1,这需要做一些解释。

事实上,各种数据都能证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要高于男生(注:偏差值衡量考生在全体考生中所处的位置,是日本大学录取学生的重要标准,偏差值越高意味着在全体考生中的排名越高)。

首先,女生为了避免复读,一般会在择校时留有余地,选择那些比较容易被录取的次选学校。

其次,东京大学新生中女生的比例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突破“两成壁垒”,今年18.1%的比例更是比往年更低。从统计上来看,偏差值的正态分布没有男女差异,这就意味着报考东大的女生要比男生更优秀。

第三,四年制大学的升学率本身就有性别差异。根据2016年度的学校基本调查,四年制大学升学率,男生是55.6%,女生48.2%,有7个百分点的差距。

这一差距不是成绩差距,而是由父母的观念造成的,即“儿子上四年制大学,女儿上两年制或三年制的短期大学”这样的性别歧视。

最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马拉拉·优素福·扎伊访问日本时呼吁“女性教育”的必要性。女性教育对于巴基斯坦而言非常重要,与日本就毫无关系吗?

给女孩泼冷水,“反正是个女孩”、“毕竟是个女孩”这一类的话,是“cool down ofaspiration”,先把意愿给冷却下来。

马拉拉的父亲在面对“如何培养女儿”的问题时,给出的回答是“不折断女儿的翅膀”。每一个孩子都拥有翅膀,可是许许多多女孩的翅膀却被折断了。

等待着各位拼命考上东大的男生和女生们的,是什么样的环境呢?

在与其他大学的联谊会上,东大的男生很受欢迎。可是,东大的女生却说,在被问到“你是哪所大学的”时,她会回答“东京的某所大学”,因为如果对方听说“东大”就会退避三舍。

为什么男生对身为东大学生无比自豪,女生却不敢轻易说自己是东大学生呢?

因为男性的价值和优秀的成绩是一致的,女性的价值和优秀的成绩之间却不能画上等号。

女生从小就期待别人夸自己可爱。但是可爱,是什么样的价值呢?被爱、被选择、可以被保护,这样的价值中隐藏着一种保证——绝对不能威胁到对方。所以,女生会选择隐瞒自己成绩优秀和自己是东大学生的事实。

东大曾经发生过一起集体性侵事件,施暴者是东大工学院和研究生院的五名男生,受害者是私立大学的女生。施暴者中,三人退学,两人停学。

作家姬野薰子以这一事件为原型,创作了一部小说《谁让她蠢》,去年还在学校里开了主题研讨会。据说,“谁让她蠢”是其中一名施暴的男生在审讯时说过的话。只要读一下这部作品,你们就能明白社会是如何看待东大的男生的。

我听说,东大至今仍然存在不允许东大女生参加、只接收其他学校女生的男生社团。半个世纪以前,我的学生时代也有这样的社团,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这样的社团仍然存在,让我无比震惊。

就在今年3月,东京大学男女共同参画担当理事兼副校长发出警告,明确指出这种排斥女性学生的现象与提倡平等的《东京大学宪章》相悖。

至今为止,你们所生活学习过来的学校,正是这种表面平等的社会。男女在偏差值竞争中并无差别。

可是当真正进入大学的一瞬间起,性别歧视就已经在暗处悄然开始。当你们进入社会,还会遭遇到更加露骨的、横行霸道的性别歧视。

遗憾的是,东京大学就是其中一例。

本科女生占比只有20%左右,至于研究生院,读硕士的女生占比25%,博士30.7%。在研究职位上,女助教占比18.2%,副教授11.6%,教授降到7.8%,这个数字比国会中女议员的比例还要低。而15位学部长·研究生院长中女性只有1人,历代东大校长中则从未有过女性。

研究这一问题的学问在40年前就诞生了,那就是女性学,后来我们称为性别研究。在我的学生时代,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女性学,因为不存在,所以就创造了这么一门学问。

女性学诞生在大学之外,然后进入大学校园。25年以前我到东京大学任职时,是文学院第三位女教员。然后,我把女性学推向了讲堂。

开始研究女性学之后,我发现世界上都是未解之谜。为什么大家都认定,工作是男人的事,家务是女人的事?家庭主妇是什么,她是做什么的?没有卫生巾和卫生棉条时,女性来月经时用什么?日本历史上有没有同性恋?

因为没有任何人做过研究,所以也没有先例可循。

因此,无论当时做什么研究,我都是那个领域的开拓者和第一人。

如今在东京大学,无论是家庭主妇研究、少女漫画研究还是性别研究,都可以取得学位。但是,这一局面是我们这些先辈开辟新领域、不断斗争为你们争取来的。而一直以来激励我的,就是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和对社会不公的愤怒。

学问也有风险,有些学科会衰落,也有些学科会兴起。

女性学是一个充满风险的学问。不光是女性学,如今还出现了环境学、信息学、残障研究等新领域,因为时代的变化需要这些学问。

我要提前声明的是,东京大学是对变化和多样性无比包容的学校。东京大学聘用了我,让我如今得以站在大家的面前,就是一个证明。

在东京大学,还有国立大学第一位在日韩国人教授姜尚中先生,也有国立大学第一位高中毕业的教授安藤忠雄先生,还有盲聋哑三重障碍的福岛智教授。

你们成功通过选拔来到这里。据说,国家每年拨给东大学生的经费是人均500万日元。今后四年,等待你们的将是绝佳的教育学习环境。这一点,多年在这里教学的我可以保证。

你们应该都是抱着“努力就有回报”的信念来到这里的。可是,正如我一开始提到了录取不公的问题,即使努力也不会得到公平回报的社会正在等着你们。

而且请你们不要忘记,你们能够有着“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这一想法本身,并不是你们自身努力的成果,而恰恰是来源于(你们身处的)优越的环境。

你们今天之所以能觉得“努力就有所回报”,是因为在过去的日子里,你们周围的环境激励你们、敦促你们、为你们提供支持、褒奖你们所取得的成就。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有即使努力了也无法得到回报的人、有想要努力却无法努力的人、有因为过于努力而身心崩溃的人,还有在努力之前,先被浇一盆冷水的人——“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到”、“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到”,被这样的想法扼杀的人也还有很多。

所以,请不要把你们的努力只用于自己站在金字塔顶之上的输赢,不要把你们获得的得天独厚的环境与能力,用来贬低那些没有你们那么幸运的人,而是要用来帮助他们。

请你们不要逞强,应该要承认自己的弱势,与他人互相支撑、彼此扶持。

孕育了女性学的是女性主义这一女性运动,可是女权主义绝不是女性想要跟男人同化的思想,也不是弱者想要成为强者的思想。女权主义是一种追求弱者也能得到应有尊重的思想。

等待着你们的是现有的学说无法完全适用的、不可能预测的未知世界。

一直以来,你们都在追求有正确答案的知识,而今后等待着你们的,将是充满着没有正确答案的考问的世界。

大学之所以需要多样性,是因为新的价值正是在体系和体系之间、在不同文化的相互碰撞中产生的。

你们无需把自己封闭在象牙塔里。东大为你们提供了海外留学和国际交流的机会,也支持你们参与国内的地域课题。请你们走向世界,追求未知。

也不必害怕不同的文化,人生在世,天涯可存。我期望你们能够掌握生存的智慧,在任何环境里,即使是东大这块招牌不能通用的世界,即使成为难民,也能生存下去。

我深信,大学教育的价值并非在于获取已为人知的知识,而是为了获取探索未为人知的新知的能力。探索知识的知识,我称之为“元知识”,而让学生掌握“元知识”,才是大学的使命。

欢迎来到东京大学。

平成31年4月12日

上野千鹤子